我姓陈来自1992

雷圭儿对饥饿是一场很好的锻炼


在我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活中,胃口好得出奇。



每天晚上都会去校园外的小吃街逛上半小时,面筋、烤串、周黑鸭、炸鸡……收获满满得跟室友再回寝室。



暑假回家跟发小吃肯德基的时候,他看我啃鸡翅的样子打了个冷战,对我说,“大学在郊区饿成这鬼样子了?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哪个男人敢娶你。”我细细反省,这段时间我的确只知道什么是“撑”,“七分饱”、“九分饱”这个概念在我的字典里是空白的。



大学毕业我的体重有一百三十多斤,这对我一米六刚出头的身高来说真的是一个灾难,毕业找工作还好,但是交友圈被排斥或多或少一定有。  



我爸爸看我工作一年还没对象的状态,有一天找我认真且严肃的谈话,他告诉我你可以不工作,不化妆、但是一定要减肥,我想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父亲说话时的无奈吧。



辞职减肥后我体验了很久没有感觉到的“饿”,在长久的饥饿中我都能感觉到胃液在身体里面烧,明明很有很疼,但是心里搅得难受。



我不想再经历这种饥饿,所以狠狠心买了两盒雷圭儿,这对于当时处于失业状态的我来说,真的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




从每天晚上喝一杯到渐渐中午、晚上都喝,我感觉一点一点习惯下午饿一会再喝晚上份的,晚上饿了就上床睡觉这个习惯。人真的会习惯,习惯少吃一些,习惯早点睡,习惯有一点饥饿感,这会让我意识更加清醒,以前写东西总是废话一大堆,但是现在字字珠玑简单多了。



我当然瘦了,前后瘦了有三十斤,感觉自己身体离开了原来的地方,到达了新大陆,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。

登录 注册

忘记密码>

>> 拖动滑块验证

确认注册!